晋阳论坛 >>正文
明太原县城与晋阳城之地理渊源
太原宣传网 2016-09-12 11:28  来源:太原日报

张德一

太原县城(今太原市晋源区晋源镇旧城)位于太原市西南15公里处,是建筑在晋阳古城遗址之上的一座明代小城(城周3.5公里)。其城创建之时,晋阳城已毁废4个世纪,然而两城之间某些方面的关系却藕断丝连,甚至密不可分。

县名起始及县城的创建时间

明太原县的前身,乃是位于汾河之东的平晋县。“宋初,赵匡胤、赵光义兴兵十数载,‘三下河东’……火烧晋阳城,于汾河之东筑新城置平晋县。”(《太原市南郊区志·建置》 )时至明初, 平晋县城墙被洪水所没,“徙治于汾河之西古晋阳城南关。洪武七年废平晋,改成太原县。”(《太原市南郊区志·建置》)“太原县”之名却不是明初所创,而是由来久远,始于隋代开皇十年(590)。既然隋朝已有太原县名,那太原县城呢?

众所周知,晋阳城创建于公元前497年之前,初建时为周边2公里之小城。迄至西晋,并州刺史刘琨出于战争之需,扩筑晋阳城垣为13.5公里,形成“城套城”的建筑布局;史有“府城,故老传晋并州刺史刘琨筑。今按:城高四丈,周回二十七里”(《元和郡县制·河东道二》)之载。南北朝时,渤海蓨(今河北省景县南)人高欢(一名贺六浑)霸据晋阳,大兴土木修筑宫苑及城外晋祠;其时晋阳汾东、汾西各有城池,汾西即刘琨所筑并州城(内有春秋末期所筑古晋阳城),汾东另有一座小城(周回、高低不详),内有高欢次子高洋(齐文宣帝)府第,“双堂在东城,北魏太原公高洋第” (清道光 《太原县志》 )。 北齐河清四年(565),武成帝湛移晋阳县治于汾东小城,另在汾西晋阳城中设龙山县;隋开皇十年(590),文帝杨坚废北齐龙山县名,复用晋阳县旧称,另在汾河之东设置太原县。关于隋初首置太原县之事,史载甚明:“……本汉晋阳县地,高齐河清四年,自州城中移晋阳县于汾水东。隋文帝开皇十年,移晋阳县于州城中,仍于其处置太原县,属并州。大业二年罢州,置太原郡,县仍属焉……”(《元和郡县制·河东道二》)其后,晋阳之太原、晋阳二县分治河东(唐贞观年间,并州长史李勣曾展筑汾东隋太原县城)、河西的局面历数百年而未变,直至“宋太平兴国四年平北汉,废晋阳、太原二县” (清道光 《太原县志》 )方止。

综上所述,可知“太原县”名是从晋阳古城时期流传下来的,至今已有1400余年了,其历史文化内涵极其深远。古太原县城旧为北齐文宣帝高洋的故居,它从隋初设太原县治至晋阳城毁,一直是晋阳城汾东治所,与长安、万年、河南、洛阳、晋阳并列为大唐王朝“京县之一”(《徐沟县志·地史》 )。明朝太原府乃晋王朱棡 (朱元璋三子)之藩封和王宫所在地,他将近在咫尺的平晋县更名为太原县,可见其含意深远和用心良苦之一斑。

关于明太原县城的创建时间,旧方志记载前后牴牾;前载“景泰元年,知县刘敏因旧基始筑” (明嘉靖 《太原县志》 ), 后面又说“潘原英,山东历城人,洪武初令,改筑城池……”(清道光《太原县志》)洪武初年(1368)至景泰元年(1450)相距80余年,按照一般情理和明朝“大力提倡儒家伦理道德和封建礼制……沿着中国古代建筑的传统道路……成为中国古代建筑史上的最后一个高潮”所度(《中国古代建筑史·元明清时期的建筑》),断无80年间有县治而无县城之理。可见旧志“景泰元年始筑”之载有误,是经不起推敲的。

明太原县城的具体位置

明太原县城建在古晋阳城遗址上,是无可争议的史实;但其在遗址上的具体位置,却众说各异。旧方志所载基本一致,明嘉靖《太原县志》云“县治初改晋阳城南关……因旧基始筑”,清道光《太原县志》说“太原县城即古晋阳之南关基也,因旧基始筑,城周围七里,高三丈”;也有专家说:“明清太原县城即今之晋源镇,既然该城为古晋阳城之南关旧地……那么肯定此地原来有城,其形状与大小当与明清太原县城同。这个原有的城池应该就是北齐始置的龙山县治和唐晋阳县城”(尹钧科《唐北都太原城初探》,载《晋阳古都研究》);还有一些人说:“明洪武四年,平晋县城被洪水所淹,移县治于汾河西故唐城基之南。”(魏金山、姚富生《明太原县城遗迹现状》,载《晋阳文化研究》第六辑)以上三种看法均讹传失真,与历史不相符合。

晋阳为古代都会城市,虽说鼎盛时东、西、中三城跨汾相连,“周四十二里,东西十二里,南北八里又二百三十二步”(《永乐大典·太原府》),“周万五千一百五十三步……”(《新唐书·地理志》)但无论是历史溯源,还是事实上的中心,都在汾河之西的州城(一名府城)中;人们在习惯上或是为了记载、叙述方便,总是以西城来代表晋阳。西城遗址以今古城营村为中心,西至罗夏高速公路之东的古城墙,东至东关村西,南至晋源新城以北,北至风峪沙河北堰,周回13.5公里,与史载“周回二十七里”(《元和郡县制·河东道二》 )相吻合。西城之北的故唐城, “在县(晋阳)北二里,尧所筑,唐叔虞之子夑父徙都之所地”(《元和郡县制·河东道二》 ), 迄至唐代已残缺破败,“其城南半入州城,中削为坊,城墙北半见在”(《永乐大典·太原府》)。笔者根据《永乐大典》有关故唐城“……存者500步……南半入州城,中削为坊,北半见在”做个推算:“北半”见在仅存500步,那括入州城削为坊墙的“南半”也当是500步,整个故唐城的南北长度应该是1000步;唐代“5尺为步,360步为里”(《古代文化常识》),括入州城中的500步相当于今0.7公里,其南关遗址当不超过今古城营村中之七三公路,而七三公路与明太原县城则相距1公里余。由此可见“明太原县城筑在汾河西故唐城基之南”说,凭空推断没有实地考察,是站不住脚的。

至于“晋阳西城中建有晋阳县城”说,更是无稽之谈。历史典籍对晋阳西城中的三座小城记载甚详,“……城中又有三城,其一曰大明城,即古晋阳城也,《左传》言董安于所筑……城高四丈,周回四里。又一城南面因大明城,西面连仓城,北面因州城,东魏孝静帝于此置晋阳宫,隋文帝更名新城,炀帝更置晋阳宫,城高四丈,周回七里。又一城东面连新城,西面北面因州城,开皇十六年筑,今名仓城,高四丈,周回八里。”(《元和郡县制·河东道二》 )这三座小城的 遗址均在今古城营村境域,留有“殿台”遗址及“丹墀、紫城、西门道、西门外、城壕、城壕堰、土北门道、城墙、官园”等历史地名(《太原市古城营村志·文物古迹》);唯有这座“晋阳县城”,既无史料记载,又无遗迹遗名。晋阳西城之中有晋阳县治而无晋阳县城,与明太原府城(即今太原市)中有阳曲县治而无阳曲县城的情况相同,无非是两级政府的衙门同居一城而已。持“晋阳西城中有晋阳县城”观点的人,看见旧方志中有“南关旧基”字样,便想象(或者叫“捏造”)出一个“晋阳县城”来。如按其说,明太原县城建筑在唐晋阳县城之上,那“南关”二字又如何解释?

旧方志对明太原县城建在古晋阳遗址上的“南关旧基”所载不错,但不是“古晋阳南关旧基”,也不是“故唐城南关旧基”和“晋阳县城南关旧基”,而是一座“废县”的“南关旧基”。笔者20世纪70年代曾在古城营村返乡务农10余年,知晓造纸厂往南稻田有城墙遗迹,遗迹之中及附近有许多砖块瓦片,附近地名为“城墙圪瘩”“香炉圪瘩”;1993年实地考察时又发现此段城墙遗迹往南一直至晋源城北城墙一线,还听说后营里张效恭院后亦有城墙遗址。后来查阅史料,看到“宋平刘继元,城邑宫阙尽废。靖康初,金人围太原于城下,筑旧城居之,又曰废县”(清道光《太原县志》)的记载,方知北宋末年,金人(女真族)灭辽(契丹族)后分兵两路南下灭宋,西路军粘罕久攻太原不下,曾在太原西南的晋阳城遗址上“筑旧城居之”;继而参阅相关资料,“……晋源县西北……一段残长220米的古城墙遗迹……土质松散,夯土中瓦片很多……采集到唐代的莲花纹瓦当和破碎的绳纹砖块。这段城墙较以上两城的建筑年代更晚,而且修补痕迹很多,未能断定它的建筑年代……”(谢元璐、张颔《晋阳古城勘察记》,载《文物》)最后笔者断定:古城营村东稻田中的城墙遗迹与晋源镇北城墙往西的220米古城墙遗迹是同时期的同一座建筑;夯土及附近有大量的残砖破瓦,显然是宋毁晋阳城之后所为,夯土取自晋阳城废墟;这座晚期建筑就是“金人围太原于城下,筑旧城居之”的“废县城”。这个观点虽然是笔者的一家之言,但最近几年的考古钻探,却也证实了这座城的确实存在。

综合以上论述,可知明太原县城的北城墙筑在金人“废县”的南城墙之上,整座明太原县城正好处在“废县南关旧基”上。

作者:
 
2016太原能源低碳发展论坛主论坛举行
宣传信息
太原比亚迪为全球汽车产业转型升级树立标杆
共探低碳城市发展路径
感受科技创新魅力 体验低碳绿色生活
“2016太原论坛”9月7日开坛
文化旅游业成煤炭大省山西转型升级“强劲引擎”
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 努力实现“太原地铁太原造”
我市确定“十三五”时期工业经济重点任务
2016太原论坛门票将分类发放
我市发放3万张“文化消费卡”
我市汾河治理美化三期工程将全面展开
奥运:爱你不仅仅是因为金牌
太原被确定为首批医疗卫生+养老服务试点市
Copyright © 2009 tyxc.gov.cn All rights reserved. 太原宣传网版权所有 晋 ICP备 10202260号 主办:中共太原市委宣传部 技术支持:太原新闻网